1. <progress id="imosb"><meter id="imosb"><strong id="imosb"></strong></meter></progress>

      <samp id="imosb"></samp>

    2. 刊物属性
    3. 刊物名称:英语广场
    4.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5.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6.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7. 投稿邮箱:
        tougao@esteachers.com
    8. 当前位置:英语广场 > 优秀论文 >
      时间:2016-11-19 来源:英语广场

      【摘要】索绪尔将符号定义为能指和所指即音响形象与概念结合所构成的整体。此概念的提出对符号学的发展有重大意义。本文通过简单分析能指和所指的概念及其任意性,并通过具体的事例分析说明能指和所指之间的关系,,帮助语言学习者更深刻理解他们含义。 
        【关键词】能指 所指 索绪尔 
        一、引言 
        索绪尔,瑞士语言学家,现代语言学理论的重要奠基者,被称为“现代语言学之父”。他认为语言是基于符号及意义的一门科学,现在统称符号学。后来他在《普通语言学教程》一书给我们提供了很多重要的启示和崭新的思维模式,同时这本书中认为:语言是一种符号系统,符号由概念和音响形象即所指和能指两部分组成。 
        二、理论中的能指和所指 
        1.能指和所指的概念。能指是通过自己的感官把所把握的符号的物质形式,所指是符号使用者对符号所涉及对象形成的心理概念。索绪尔认为,语言符号是“能指和所指相连接所产生的整体”,即“概念和音响形象的结合”所产生的整体,也可以说能指指音响形象,所指指概念,用索绪尔自己的话说,是“用所指和能指分别代替概念和音响形象”。所谓能指,是指词的语音形式;所谓所指,是指词的语义内容。能指和所指相连接所产生的整体,是指词的语言形式,也就是语言实体。索绪尔说“语言的实体是只有把能指和所指连接起来才能存在的,如果只保持这些要素中的一个,这一实体将化为乌有”。这就是说,能指和所指,或者说音响形象和概念,亦即语音形式和语义内容对一个语言符号来说,是两个要素,缺一不可。 
        2.能指和所指关系的任意性。索绪尔曾经把语言符号比作一张纸:思想是正面,声音是反面。我们不能切开正面而不同时切开反面,同样在语言里,我们不能使声音离开思想,也不能使思想离开声音。任意性是符号的共性,符号和它所代表的事物之间没有必然联系,但语言符号所具有的任意性有自己的含义。能指和所指关系的任意性主要存在以下几个方面:能指和所指语音形式和语义结合的任意性;能指和所指内部结构的任意性;能指和所指联系的任意性。 
        但索绪尔用相反的例证来说明:“象征的特点是:他永远不是完全任意的;他不是空洞的;它在能指和所指之间有一种自然联系的根基。”这也说明能指和所指的联系不是完全任意的,这种任意性是建立在一种自然联系的基础之上的。例如:五星红旗象征中华人民共和国,我们不能用其它的标志来代替,其意思所指当然不是任意的,是老一辈革命者经过浴血奋战,革命取得胜利之后,深思熟虑决定的,是当时历史条件的产物。能指和所指联系的相对任意性实质内涵可用一个例子说明:在英语中,可用“dog”这个能指来指具体的一个动物,但这个声音序列决不比另一个声音序列更适合表达“狗”这个概念。如果说语言社区成员同意,“pape, toge”也能起同样的作用。但是,能指不是可以任意取定,所指也不是可以任意划定,这种规定要得到社会成员的一致认同,否则就无法成为沟通工具。因此,能指和所指的联系的任意性是相对的。 
        三、现实中的能指和所指 
        1.小说《红字》中符号“A”的能指和所指意义。《红字》是以17世纪北美清教殖民统治下的英格兰为背景,取材于1642-1649年在波士顿发生的一个恋爱悲剧。作者高超的语言技艺和巧妙构思一方面赋予了红字“A”的所指人物:海斯特,丁梅斯代尔牧师和珠儿。另一方面,随着故事情节的发展,红字“A”的所指体现在语言层面的词汇外延:红字“A”由Adultery到Able再到Angle的变化。因此,通过红字“A”的意义变迁,作者不但创作了一系列在清教殖民时期被压迫毒害的鲜活人物,而且赋予了小说主人公深刻的思想内涵,这些都是通过对红字“A”的所指和能指意义的深入探索和不断追踪来实现的。 
        2.习语中的能指和所指。习语是语言的精华,又是文化的载体,它带有浓厚的民族色彩和鲜明的文化内涵,具有特殊的情感氛围。习语是具有特定形式的词组,其蕴含的意义往往不能从词组中单个词的意思累加推测而得,必须通过引申等手段,才能挖掘它想要表达的真实内涵。习语的语言结构是由能指和所指构成的,两者的关系神秘无穷。习语的所指是不受我们日常生活语言约束的,而是从语言间的种种联想意义这一角度来理解的。 
        3.诗歌中的能指和所指。诗歌的语言所建立的结构,一方面是声音(能指)构成的,另一方面是含义(所指)构成的,两者的关系可以非常诱人。事实上,诗歌的很大乐趣就在于此:在声音和含义之间的舞蹈。为了能让人们感到新鲜的话语方式,诗人们竭力创作出各种各样“单一的能指”对应“无限所指”的诗歌形式。它不是以日常语言中的共同约定来限定所指而是以种种的联想意义沟通语言和言语以外的关系。诗人就是这样从能指和所指的不对称中寻找对称(对应)而获得表现“意味”的途径。例如:高尔基的《海燕》中—“让暴风雨来电更猛烈些吧!”诗歌中的“暴风雨”不仅仅对应的是其原本所指意义“大而猛烈的风雨”,而且还有其他的所指—人生中可能遇到的艰难与险阻和即将到来的挫折和磨难。这种隐形的或者是延伸的所指是在诗歌语言符号结成的整个符号结构中得以实现的。 
        四、结语 
        能指和所指这两个概念解决了现代和当代的很多研究争论,并可以应用到许多领域的研究当中,并对之产生重大的意义和深远的影响。在语言学和文艺批评当中,产生了新形式的批评方法和研究方法。同时,也为其它领域的研究提出了理论基础和指导。自从瑞士语言学家索绪尔提出了“能指”与“所指”这套符号概念以来,关于他们之间的关系以及涉及的一系列问题多少年来争论不休。直至今日,在我们接触,学习它的时候仍散发着无穷的神秘感。本文仅从汉语背景下的实际学习和生活中选取代表性的实例,试图对抽象化、概念化的理论进行具体分析,使之更为形象,为后来语言学习者对能指和所指这一组概念的理解提供帮助。

      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开结果-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视频-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室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