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ogress id="imosb"><meter id="imosb"><strong id="imosb"></strong></meter></progress>

      <samp id="imosb"></samp>

    2. 刊物属性
    3. 刊物名称:英语广场
    4.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5.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6.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7. 投稿邮箱:
        tougao@esteachers.com
    8. 当前位置:英语广场 > 优秀论文 >
      时间:2017-07-02 来源:英语广场

        【摘要】本文是在阅读大量期刊的基础上围绕词汇附带习得进行概述。主要介绍了词汇附带习得、影响因素和不足之处三个方面。着重介绍了词汇附带习得的影响因素以及词汇附带习得的不足之处。影响因素主要分为语篇因素、词汇因素、学习者因素和语境因素这四个方面。不足之处主要包括忽视最小词汇量、对“附带”因素的控制、忽视听、说、写方面的研究、忽视突显度低的生词、缺乏语境线索和理解不深刻、全面这六个方面。
        【关键词】词汇附带习得 投入量假设 影响因素 不足之处
        一、词汇附带习得简介
        近年来,国内外有不少二语方面的研究者致力于对词汇附带习得(incidental vocabulary acquisition)的研究。国内的研究相对于国外的研究来说并没有那么深入与全面,所以致力于附带词汇习得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与重视。在语音、语法、词汇这三者学习英语的基本要素中,词汇在第二语言学习中的地位最为重要。词汇是学习第二语言的基础,语言的习得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归结为词汇的习得,词汇可以说是每一个学习第二语言的学习者首先需要学习并且掌握的内容。
        目前尚未得出对词汇附带习得这一概念的统一的定义,相对地,Laufer的定义受到了更多的接纳。Laufer认为,词汇附带习得是一种无意识的习得,而并不是一种有意识的学得。“习得”一词可以说是人们将Chomsky理论应用于语言教学研究而产生的术语。关于学得与习得的区分是Krashen监控理论的出发点和焦点。他主张学得强调语言学习是一个正式而又有意识的过程,也就是在课上通过教师的讲授和学生有意识的进行记忆、练习等活动,使学生达到对对其语法概念的掌握和所学语言的认识。就像学习第二语言,就很有必要进行有意识的识记,是一种正式的、非自然的、明确的、课堂教育的、有意识的活动。习得则强调语言学习是一个非正式且是在潜意识之下的过程,就像幼儿学母语,在母语环境下不知不觉中就学会了语言。是一种非正式的、自然的、隐含的、课外的、无意识的活动。相对于有意学习这一概念而言,词汇附带习得属于无意学习。有时学习者的注意力此时并非放在背记词汇上,然而却附带地习得了词汇。这样可能并没有习得该词汇的全部相关知识,比如,学习者只记住了单词的读音,,或者仅仅记住了单词的拼写形式,但是当该词汇出现频率比较高而让学习者经常遇见之后,积累起来也是相当可观的。
        二、影响因素
        词汇附带习得的效果受到很多种因素的影响,这些影响因素综合起来可以概括为语篇因素、词汇因素、学习者因素和语境因素。
        1.语篇因素:影响词汇附带习得的语篇因素主要包括语篇的文体、语篇的内容和语篇中的生词率。一般来说,记叙文文体比说明文文体附带习得的词汇相对来说较多,这大概主要是因为记叙文的内容相对说明文来说更生动有趣,让学习者能够更加深入的投身到阅读中去。语篇的内容与词汇附带习得的效果也有关系。如果学习者在阅读前就对语篇的内容有涉猎,或者熟悉语篇的背景,那么词汇附带习得的效果相对一个陌生的语篇来说就比较好了,即篇章文化熟悉度越高,词汇附带习得的效果越好。语篇的生词率也是影响词汇附带习得的一个重要因素。语篇的生词率不能太高,不能超过5%,学习者只有认识全文的95%以上的词汇,才有可能会推测出生词的含义。因为如果越过这个限度,生词就会产生分布过密的情况,那么学习者也就将不能够根据生词周围的语境来推测出词义。
        2.词汇因素:词汇因素主要指的是生词在语篇中的突显度、性质和外形。生词的突显度与其对语篇理解的重要性、读后任务要求和其在语篇中的复现次数这三方面有关。首先,生词在语篇中的地位不尽相同,有的对语篇理解十分重要,如果不理解该生词就无法理解语篇,那么这样的生词就容易受到关注。其次,如果读后任务涉及到生词,那么突显度也就相应地会得到提高。如果读后任务与生词无关的话,那么突显度自然也就低了,关注也就低了,词汇附带习得也就不会轻易产生了。生词的突显度还表现在复现次数上。最后,生词在语篇中的复现次数也和词汇附带习得有关。但是这个复现次数则众说纷纭。Nagy、Herman和Anderson认为词汇必须复现10~15次,才能被习得;而Herman在两年后的研究论文中将习得词汇所必需的复现次数修改至5次;Nation在综合众多研究以后给出的数据是5~16次。
        词汇的性质有时也会影响对词义的推理。在同等条件下,同源词和表达熟悉概念的实义词(具体名词、动词、形容词),显然要比非同源词和表达陌生概念的功能词(冠词、介词)更容易推理。一般来说,实义词在意义上与其它的词汇有着更多的联系,而就是这些联系能够使学习者发现更多有利于词义推理的线索。与此同时,单义词的词义要在搜索词义时比多义词的词义更容易搜索出来。
        词形也与词汇附带习得有一定关系。当两个词形很像的单词出现时,学习者就容易混淆这两个单词。比如出现了一个生词和一个熟词,恰好生词的词形又与熟词的词形相近时,学习者很容易就在阅读中误把生词看作熟词,从而影响词汇附带习得的效果。
        3.学习者因素:学习者因素主要指的是学习者的阅读能力和阅读目的。阅读能力是由一种对一系列复杂信息的加工能力,它通常与学习者的语言水平、词汇量、背景知识、阅读技能等等有关。学习者的语言水平主要指学习者的二语水平,二语水平高,则阅读能力相应就强。学习者在阅读中可以附带习得词汇,但是一定要有一个前提,即学习者首先必须已经拥有2000-3000的词汇量,大学阶段的學习者则需要拥有5000-6000的词汇量。有研究显示,学习者的词汇量如果不到3000词族或者少于5000词项,那么他的阅读能力相对来说就比较差。Laufer认为只有认识文中95%的词汇,才能够读懂文章的60%,而为了能够进行准确的猜词,学习者需要拥有了5000词族或者8000词项,对篇章中的单词识别率达到了98%.就可能读懂文章的70%。学习者对语篇的背景知识了解得越多,篇章文化熟悉度越高,则阅读能力越强。阅读技能也就是在阅读中应用策略来更好的完成阅读。阅读策略可分为元认知策略和认知策略。元认知策略指的是个体调节和控制学习行为的方法和规则,它用于管理和监控认知策略的使用。认知策略是学习者对学习信息进行直接加工以促进学习的措施,它主要运用于学习语言的活动之中。阅读能力强的学习者,能够在词义推理时较快地猜出词义,并且在搜寻与评估中,他们也会取得较好的结果。
       

      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开结果-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视频-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室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