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ogress id="imosb"><meter id="imosb"><strong id="imosb"></strong></meter></progress>

      <samp id="imosb"></samp>

    2. 刊物属性
    3. 刊物名称:英语广场
    4.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5.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6.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7. 投稿邮箱:
        tougao@esteachers.com
    8. 当前位置:英语广场 > 优秀论文 >
      时间:2017-07-05 来源:英语广场

        【摘要】机构性不礼貌话语具有积极语用功能,本文以脱口秀节目为例进行探究。研究发现,机构性不礼貌具有娱乐观众的积极语用功能,具有弱对抗性、话语权不对称性和语用功能的正面性等语用特征。说话人可借助不同的不礼貌策略达到多种积极语用功能。
        【关键词】机构性不礼貌 积极功能 脱口秀节目
        一、引言
        据Renkema (2004),机构为规约人类行为的社会体系而形成。因此,机构性不礼貌(institutional impoliteness)话语与日常生活中的不礼貌话语不同,,它有特定的机构背景作基础,是由共享相同价值体系的个人代表组织实施的一种行为,如部队新兵训练中长官的不礼貌话语、课堂教学中教师的不礼貌话语、庭审中法官的不礼貌话语等都属于机构性不礼貌话语。不礼貌有正面和负面两种语用效应,但人们对其负面性的关注远多于正面性。不少学者指出,军营、法庭、电视综艺节目等特定机构中的不礼貌发挥着重要作用,它能重塑士兵价值观、发掘犯罪真相、产生娱乐效果等多种积极语用功能。此类积极功能提及者虽多,但深入研究者寥寥无几。脱口秀节目中,主持人、嘉宾或演员常结合不礼貌话语的语用特征,以达到娱乐观众的积极效果。本文以脱口秀节目为例,尝试探究机构性不礼貌话语的语用特征、积极语用功能、以及对人际关系的影响。
        二、语用特征
        不礼貌可分为有意不礼貌和无意不礼貌。电视综艺节目中的不礼貌话语多为有意性不礼貌,它是会话参与者为实现特定的交际意图而实施的一种交际策略。日常交际中的不礼貌具有对撞性、蓄意性、负面性等语用特征。而机构节目中的不礼貌话语因节目类型不同,目的不同,参与者之间的社会关系不同,其语用特征也不相同。
        1.弱对抗性。人际交往中,说话人的指责、嘲笑、詈骂、批评等不礼貌触发语往往会引起受话人强烈的对抗性回应,体现不礼貌话语互动的双向性特点。但是,脱口秀节目中,主持人、嘉宾或演员由于所处位置及权力的不同,对不礼貌触发语表现出明显的弱对抗性。例如:
        (1)(刘国梁教练要将乒乓球打准到金星站的位置上)
        沈南:要不要再试一下。金星:再来一个再来一个。沈南:再试下再试下。金星:你扶着。沈南:我扶没收视率啊。金星:你脸大啊。沈南:好嘞。刘国梁:打你算活该是吗?(哈哈)(《金星秀》(20161019))
        例(1)中,刘国梁教练被要求将乒乓球打至金星所站之处。第一次打时,由于技术娴熟,他直接将球打到她脸上。为避免再次受伤,金星第二次换沈南替她。沈南不但没有拒绝反而取笑自己上场没收视率。反而是金星进而继续攻击他脸大。此处金星“你脸大啊”以及刘国梁“打你算活该是吗”皆是不礼貌话语。却金星是主持人,刘国梁是比较有声望的嘉宾,而沈南是助理主持人,他的主要任务是配合金星。面对金星及刘国梁的不礼貌话语,他选择自嘲并且接受,体现了机构性不礼貌话语的明显弱对抗性。
        2.话语权不对称性。话语权不对称性是机构性不礼貌的另一显著特征。脱口秀节目中,参与者分别充当不同的角色类型。角色类型不同,话语权大小也不同。根据 Thomas(1991)的角色类型分类,脱口秀节目中主持人、嘉宾、演员和观众的典型角色类型分别为说话者、受话者和旁听者。典型角色是其扮演的主要角色,但在不同情境中参与者的角色类型会发生转换。角色类型不同,话语权大小不同。从说话者到受话者,再到旁听者,话语权越来越小。因此,脱口秀节目中,主持人话语权最大,嘉宾或演员次之,观众最小,呈现明显的话语权不对称性。
        此种话语权不对称性清晰体现在机构不礼貌话语交际中。首先,实施不礼貌言语行为的权力具有不对称性。其次,受话者对不礼貌触发语的回应权具有不对称性。面对地位较高、权力较大的不礼貌言语行为实施者,受话者往往不会采取激烈的对抗性行为。例如:
        (2)金星:王瑾(刘国梁妻子)在日本留学的时候,你俩在谈恋爱的时候,给你暗送秋波的有吧,给你投怀送抱的有吧。刘国梁:…… 金星:说实话。刘国梁:……嗯……哈哈哈哈。(《金星秀》(20161019))
        例(2)中,金星非常狂热的挖掘刘国梁教练的八卦。她两次说到“有吧”,是希望自己的猜测得到肯定。但这是个人隐私,刘国梁未做出回答。在电视综艺节目中,主持人拥有最高话语权。因此,金星并没有放过刘国梁,而是继续逼问并要求他说实话,这已经是不礼貌的表现。刘国梁最终回答“嗯”并试图用微笑掩饰尴尬。这就是典型的话语权不对称的表现。
        3.正面性。机构不礼貌具有正面性语用特征。不礼貌话语因其负面语用效应而为人所知,它损害说话人的面子,伤害对方的心理情感,破坏人际关系,影响社会稳定。但特定背景机构中不礼貌话语也具有积极语用功能。脱口秀节目中,主持人、嘉宾或演员的不礼貌话语时常赢得观众的热烈掌声。掌声是观众的互动方式,是观众对节目的肯定。所以,此时的不礼貌具有娱乐功能,能给观众带来快乐。它对人际关系的影响是正面的、构建性的。
        (3)金星:(对沈南及观众)在微博有骂他的不? 王凯:有,也有骂我的。金星:骂你啥啊。王凯:当一个人想骂你的时候,不要理由。金星:那什么眼神,说你长得丑。王凯:我听说过一句话。当一个人骂你的时候,一定是他超不过你,赶不上你,嫉妒你。
        金星:我感觉好多了。(《金星秀》(20161123))
        例(3)中,金星问她的助手及在场所有观众一个不太礼貌的问题,他们都没有回答,而后金星直接提到有人在微博上说王凯丑。对于王凯而言是比较尴尬的,但他决定正面面對。在听了王凯所说之后,现在响起一片掌声。
        三、语用功能
        不礼貌话语的语用功能随机构背景的变化而不同。电视综艺节目中的不礼貌事件不是简单的两分体,而是由主持人、嘉宾和观众等多个参与者共同构成的一个多分体。观众话语权虽小,却是电视媒体服务的最高对象。电视综艺节目中,被用来攻击目标人物面子或社交权的不礼貌话语具有娱乐观众的积极语用功能。不礼貌产生的娱乐主要可分为四种类型:情感娱乐、审美娱乐、窥私娱乐和沾沾自喜。
       

      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开结果-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视频-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室视频